關於部落格
在我們的世界中沒有什麼意義 生存於這個世界的我們同樣不含意義                                                            無意義的我們思索這個世界 甚至知曉此處沒有意義都沒有任何意義
  • 1761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娛】真賢 錯過




01. 後悔已太遲

  2023年的七月,悶熱的天氣讓難得休假的金演員金宥真選擇呆在家中。其實留在家裡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可是這種天氣實在是連旅遊甚至逛街的心情都沒有。打開了冷氣,宥真決定把握機會來個大掃除,把已經錄製完畢的劇本收拾好,把衣櫃裡的衣服重新折疊,把亂了的和根本沒亂的東西都重新整理好,金宥真看了看還早著的時間有點無奈。

  到客廳打開電視準備看看今天有什麼節目,卻發現放在茶几上的手提電話響了起來。宥真並沒有多加注意,這些天,大家都正巧休假,不時會在聊天室發送一些「我好悶」、「寧願工作」之類的短訊,但恢復工作的時候大家不也老是抱怨希望休息嗎?所以宥真沒有立即查看電話,她以為這只不過是大家偶然的抱怨。

  倒在沙發上,宥真握著搖控器把電視台都轉了一遍卻沒看到什麼特別吸引的節目。這時電話又一次響了起來,好奇的拿起電話,宥真發現未讀的訊息居然有百多則!看來姐妹們在她收拾房間時已經展開了激烈的對話。無奈的笑了笑,宥真點開了聊天室,顯示屏顯示的最後幾個訊息,無一不是「真羨慕」、「我也想快點結婚」這類的訊息,嚇得金宥真連忙回覆了一句「發生什麼事情?」再加上一個驚訝的表情。

  姐妹們看到終於回訊息的宥真,並沒有為她解答問題,而是揶揄明明在休假的金演員為何現在才有空回覆短訊。宥真解釋著自己本來在整理房間,卻沒想到姐妹們把話題越扯越遠,話題不斷的轉換讓宥真都忘了問清楚一開始她們到底在說什麼「結婚」的說話。

  「宥真姐姐現在還不想戀愛嗎?」

  突然彈出來的訊息讓宥真有點錯愕,為了事業自己已經堅持了好幾年沒有跟任何男性交往,就連曾經拒絕了一個人的三次告白這種事情姐妹們都清楚知道,為什麼突然又聊起這個話題?好一會宥真才回覆了一個「是」字。

  「為什麼?」、「姐姐已經三十五了啊!」、「事業也很成功啊」這類的訊息立即就覆蓋了整個聊天室的頁面,宥真一時間哭笑不得,不能理解為什麼姐妹們突然又來關心她的戀愛問題。

  「姐姐會後悔的啊」

  看著聊天室裡最後的這一句說話,宥真無力的扯起嘴角。後悔麼?不戀愛就要後悔麼?金宥真以前可能不會理解為什麼姐妹們也會這樣跟她說,但現在更像是被人撕裂一個藏在心底的傷口一樣。這句說話,八年前金賢重就這樣對她說過。

  『金宥真,妳會後悔的。』

  金宥真到現在都清楚記得,金賢重對自己說這句說話時的表情。在他認真的眼神裡金宥真彷彿看到了痛苦,那時金宥真卻很認真的回答了,她說她不會後悔,就算後悔也不是現在的事情。那是金宥真第三次拒絕了金賢重,也是二人最後一次的見面。金宥真從來沒有忘記,也無法忘記金賢重離去前深深看她的那一眼,這幾年來只要閉上眼睛金宥真彷彿就回到了那一刻。那個眼神包含了太多感情,包含了太多那個時候的她不敢接受的感情。

  「我早就後悔了啊」

  把訊息發了出去,宥真放下了手中的電話,蜷曲著身體坐在沙發上。每當獨自一個人的時候,宥真就忍不住會想起曾經有一個男人說過寂寞的話可以找他,他會一直都在。可當年金宥真卻為了事業,一刻也不猶豫的拒絕了這個一直對她好的男人。曾經,金宥真也認為自己不會後悔,可是即使事業再成功,內心的空虛、內心的寂寞已經沒有人可以填滿,金宥真知道自己已經後悔了。

  金宥真也記不起自己是什麼時候後悔,後悔拒絕了那個男人,後悔狠狠的傷害了那個男人。只是每次一個人坐在咖啡廳,看著旁邊溫馨甜蜜的情侶,她就會覺得後悔。只是每次一個人逛街購物,看著拿著一袋兩袋陪著女朋友的男人,她就會覺得後悔。只是每次一個人呆在家裡,連聊電話的對象也沒有,電視卻放著溫馨浪漫由自己主演的愛情劇集,那種明明我也可以擁有卻被我親手毀掉的感覺越加強烈。

  金宥真最後一次跟金賢重見面是在他入伍之前,那時金宥真站在原地看著金賢重遠去,那個背影讓宥真無數次從睡夢中驚醒。或許,其實最後的這一次拒絕,在金賢重轉身離去時,金宥真已經後悔了。

  坐在沙發上看著亮著訊息通知的電話,金宥真卻沒有拿起的勇氣,她害怕姐妹們會說是她自己錯過,她害怕姐妹們會說她活該後悔,她更害怕的是姐妹們真摰的安慰。這已經不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的痛苦和傷心,金宥真習慣了,可是這卻是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把傷口展示給別人。

  沒有人知道金宥真曾經在多少個晚上夢到金賢重向她告白,沒有人知道金宥真曾經在多少個晚上夢到金賢重的背影,沒有人知道金宥真也曾經在夢中答應了跟金賢重在一起,沒有人知道金宥真也曾經在夢中捉住了轉身而去的金賢重,沒有人知道金宥真甚至夢到過屬於她和金賢重的一個幸福未來,更沒有人知道每一次金宥真都是哭著醒過來。

  她早就後悔了,早就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可是錯過了的就是錯過了,什麼也不會再回來。金賢重說過會在服兵役的兩年忘記她,所以金宥真也沒有在金賢重退伍後找上他。她曾經狠狠的傷害他,她沒有再見他的勇氣,更不能跟金賢重說她後悔了。是她自己錯過的,即使金賢重說可以待他退伍後再回覆,可是她當時就立即拒絕了,連一點考慮的時間也沒有,她二話不說就拒絕了。







02. 錯過就錯過

  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播放一個又一個的廣告,金宥真沒有任何動靜,她的腦海還是一片混亂。事實上她累了,早就累壞了,誰不想有一個可以依賴的臂彎?在這兩年還是有不少人向她告白,可是她總是想起了金賢重,這個沒有金賢重好、那個也沒有金賢重好,每次這樣想的時候她就很想恥笑自己,到底是自己錯過了的,怎樣也已經無法挽回,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拿這個男人跟別人比較?

  為什麼還不戀愛?她已經失去了戀愛的勇氣。早在拒絕金賢重的時候,就證明了她是一個沒勇氣去愛的人。即使那麼愛她的一個男人,她也還是沒有勇氣去接受,沒有勇氣去面對。她拿著工作和事業這種堂皇的理由去傷害了這個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了這個男人。即使她希望在演藝圈闖出一番事業,誰不知道她可以把握金賢重入伍的兩年,誰不知道她可以在兩年後才答覆這個男人。

  可是她沒有,她甚至連考慮的時間都沒有給自己就拒絕了。每一次都是這樣狠狠的拒絕了,或許是因為她並沒有像金賢重愛自己一樣愛他,她沒有發現金賢重在綜藝裡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沒有發現金賢重在言行間曖昧的小動作,沒有發現金賢重專輯裡意有所指的情意,她只是接受了一切,卻只是帶來了傷害。

  金宥真也曾經好奇,也曾經疑惑,她不懂金賢重是從什麼時候喜歡她,她不懂金賢重為什麼喜歡她,她更不懂為什麼金賢重會向她告白三次。她也曾經問自己喜不喜歡這個男人,無可否認,她對這個男人一直是有好感的。在一起合作的日子裡,她一直都被這個男人的魅力所吸引。

  對於愛情,金宥真是嚮往的。金宥真也不只一次對金賢重心動,不只一次因金賢重曖昧的行為而面紅心跳。可是在金賢重向她告白的時候,她卻遲疑了。你可以說第一次是因為她不相信而拒絕。可是第二次、第三次呢?金宥真也找不到答案。她明明喜歡這個男人,明明欣賞這個男人,明明對這個男人好奇,明明對這個男人抱有好感,可是她還是拒絕了。

  有人說過,在這個世界上要找一個一心一意只愛著自己的人很難。金宥真知道這的確很難,可是金賢重卻表示他一心一意只愛著金宥真。這是多麼浪漫的一句話。金宥真動搖了,金宥真遲疑了,可是她還是拒絕了。為什麼?金宥真也不知道。金宥真甚至覺得在這個男人以後她或許不會再找到一個如此愛她的人,而她或許也不會再因為任何一個男人的言行而心跳臉紅。可是她還是拒絕了。

  突然,金宥真笑了,看著電視機無力的苦笑了。她終於是明白為什麼姐妹們突然又提起她的戀愛問題了。電視裡播放著的娛樂新聞,正是韓流王子金賢重的婚訊。

  她的姐妹們很早就發現金賢重對她的興趣,可是她一直只是把這些想法當成是玩笑。直至金賢重向她告白,她還是覺得難以置信。第一次拒絕後,姐妹們還是什麼也不知道,可是第二次拒絕後,連嘉熙姐姐也讓她再三考慮,姐妹們都知道金賢重是好的,可是最後她還是拒絕了。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金賢重向她告白時認真的表情,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金賢重被拒後受傷的神情,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金賢重轉身離開時的背影,她也永遠不會忘記姐妹們恨鐵不成鋼的嘆息。

  電視機裡的金賢重正接受記者的專訪,看著金賢重臉上溫暖依舊的笑容,金宥真扯出了一個苦笑:
「賢重哥哥,要得到幸福喔,我會為你祈禱。」

  金宥真想起了《初戀》裡由她負責演唱的這個部分,沒想到這句話在這麼多年後會如此的符合她的心情。拿起搖控器關掉電視,金宥真躺在沙發上,也摸不清自己此刻的想法。

  自己已經三十多歲了,父母也有關心過自己的婚姻,即使不知道自己拒絕過金賢重,也曾經說過「金賢重不錯」這類的話。可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表示要把工作放在優先位置。當事業有了一點的成功,自己更是放不下來。一遍又一遍的重復,加上受到別人的告白也沒有絲毫心動,一拖就直到現在。

  自己在等待什麼?又在期待什麼?金宥真不禁再一次的恥笑自己,是該清醒了,錯過了的東西是不可能回到自己手上的。

  金賢重哥哥,你知道嗎,金宥真後悔了,早就後悔了。

  淚水落下,金宥真掩著臉無聲的哭著。

  金宥真啊金宥真,妳有什麼資格去哭呢?

  『金宥真,妳看到了我的真心,那妳自己的呢?』

  金宥真看到了,她看到了自己一直都只是逃避著。

  金宥真總算知道,為什麼金賢重會向她告白三次。因為金宥真的真心,是金宥真也愛著金賢重。可是作為一個偶像、作為一個演藝人,她為了事業拒絕了金賢重。第一次是因為不相信,第二次是因為工作,最後一次呢?最後一次的拒絕只是她一貫的逃避,一貫的掩飾,逃避著她愛著金賢重的事實,掩飾著她愛著金賢重的事實。即使金賢重說可以等,可是她已經習慣了拒絕,所以她連仔細考慮的時間也沒有給自己,所以她二話不說的拒絕了,所以她才在金賢重離開後跪在地上痛哭。

  金宥真的真心,金賢重早就看到了,可是金宥真卻在錯過以後才看到。







03. 夢還是現實

  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宥真茫然的爬了起床,一時間不能適應眼前閃著紅燈白光的攝影機。皺著眉坐在床上,宥真揉著眼睛想振作起來,卻又自然的說出「我還睜不開眼睛啊」這種話。

  「Uie啊。」

  聽到身邊傳來的聲音,宥真愕然的看著睡著身邊的李孝利,雖然被嚇得清醒過來,可是卻又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昨晚Uie睡覺的時候打呼嚕了。」

  看著孝利遞過來的手機,宥真慌張的把裡面的錄音刪除掉:
「啊,嫁不出去了。」

  她記起來了,這是發生在2013年拍攝《赤腳的朋友們》時的事情。她甚至記得在拍攝結束後,和李孝利告別時對方曾經表示看好她跟金賢重,當時她一笑置之。直至金賢重向自己告白被拒,再次見到孝利時她才想起曾經有這樣的一回事。

  呆著臉走出金賢重的睡房,走向洗手間準備洗潄的金宥真只覺腦海裡一片混亂,無法想清楚現在到底是發生了怎樣的一回事,更不知道金賢重此時正在洗手間內:
「呃,抱歉。」

  還沒提起精神來的宥真,面對這麼快碰面的金賢重只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是Uie啊,妳先用吧。」

  賢重笑著讓出了洗手間,呆呆看著金賢重的背影,金宥真想起了金賢重曾經跟她說過,他對一個人好,是因為他喜歡那個人,而她總是忘記,總是因為自然的習慣而忘記。

  洗潄完了,眾人也收拾東西離開了金賢重的家,向著智異山出發。巴士上,宥真聽著孝利的主持,好一會才加以附和。

  對呢,睡醒過來卻發現自己在金賢重的床上,真的是嚇了一跳,不只嚇了一跳,更多的是惶惑。現在,是在做夢嗎?因為金賢重的婚訊而受到打擊的自己,又在作一個希望回到過去,跟金賢重在一起的夢嗎?

  看著金賢重還懵著臉的說出「不洗被子」這種話,宥真不禁紅了臉。拍了拍臉頰努力冷靜下來,不料身邊的李孝利很是關心:
Uie很累呢。」

  「我沒事的,姐姐不用擔心。」

  扯起嘴角,金宥真告訴自己,是的,沒事的,這個大概只是自己的又一個夢,一個希望回到最初的夢,一個希望還可以看到金賢重的夢。



  完成了市場的任務,宥真好笑的聽著PD的解說還有虎東的抱怨。分開兩個隊伍後,宥真連忙跟著劉世允走到大馬路旁,只有攔截到車輛才能讓他們贏得旅行經費。

  「啊!停下來了!」

  看到停下來的車子,宥真連忙招呼忠信,尹忠信讓宥真先幫世允一起爭取幫助。跟著世允一起遊說司機,事實上宥真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這一切不都是一個夢嗎?

  聽著世允極力遊說司機,宥真也只能跟著附和。這時賢重跟忠信也趕到了車子附近,看到賢重一把拉開車門,宥真下意識就按著賢重的手:
「哥哥!」

  感受到手心傳來的熱度,宥真嚇得抽回了手,沒想到司機倒是友善的打開了車門答應送幾人前往中期村。坐在賢重身旁只感到尷尬的宥真一直看著窗外的風景,沒留意到賢重有意無意的在偷看她。

  這個到底是夢還是什麼?握緊手掌回想剛剛的溫度,宥真心裡一片迷霧。



  忠信隊順利的來到村長家,宥真跟隨眾人混進工作人員的隊伍,成功奪取原來屬於虎東隊的旅行經費。有了繳交房租的經費,孝利也帶著范秀、銀赫和施允加入了忠信隊。

  在房間整理東西時,宥真忍不住偷偷看著老是裝著不在意的幫著忙的賢重,自己到底為什麼要拒絕一個對她如此好的人?金宥真有一股想把自己狠狠教訓一頓的想法。

  「Uie啊,沒事吧?」

  看著呆著臉的宥真,賢重關心的問道。

  「沒事沒事。」

  看著如此關注自己關心自己的金賢重,宥真有些不好意思的移開目光。雖然分不清現在到底是夢還是什麼,可是金賢重受傷的神情總是在她腦海裡出現。面對現在的金賢重,宥真覺得不自在更覺得不知如何是好。

  「Uie妳們的回歸也是最近吧?」

  孝利指了指宥真大腿上的瘀青。對於這個妹妹她還是喜歡的,自然也會照顧這個一向努力認真的後輩。但節目的流程還是要兼顧,孝利提出了建議:
「一會Uie就留在這裡幫忙吧,其他人出去買點吃的回來?」

  確認好眾人的安排後,孝利率先離開房間去看看虎東。錄製了送走虎東和其他人的部分,孝利指揮著留下來的大家幫忙做菜。待賢重和施允拿著泡菜回來的時候,晚飯基本都弄好了。

  飯後暫停錄影的休息時間,宥真認真的思索著會令自己心情變好和變差的說話。另一邊,銀赫神秘兮兮的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本書:
「今天從賢重家裡帶出來的,我們來繼續玩吧!」

  那本無疑是昨天在賢重家已經鬧起了一片風波的答案書。賢重哭笑不得的看著世允跟銀赫二人認真研究書裡的各種答案,孝利在一邊回收眾人填好的答案,無奈的說:
「呀,工作人員吃完飯就要繼續錄影了,別玩得太瘋!」

  銀赫看了看已經填好了字條的宥真:
Uie昨天還沒玩吧?」

  「嗯?」

  沒留意幾個哥哥在玩什麼的宥真有些疑惑的看著銀赫,直至對方揮了揮手上的答案書,才了然的點了點頭。

  「那快來玩玩看!」

  看到宥真點頭,世允提起了興趣和好奇。想了想現在發生的事情,宥真也想弄清楚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接過銀赫遞上的答案書,宥真認真的思索問題,可事實上她也弄不清楚自己想問什麼,問現在是不是在作夢?問自己跟金賢重的未來?問什麼呢?

  金宥真弄不清楚問題到底是什麼,只想起金賢重跟自己的告白,只想起自己狠心的拒絕,只想起自己從那以後的後悔,只想起自己每每夢醒過來的眼淚,只想起金賢重的婚訊,嘆了一口氣,宥真翻開了答案書:

  『不要錯過』

  看到這句說話,宥真不得不再次感慨這本答案書的神秘之處。

  「不要錯過?Uie問了什麼?」

  世允和銀赫好奇的接過答案書研究,宥真卻是下意識的看向金賢重,沒想到對方的視線也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惶惶的向賢重點了點頭,宥真回頭跟世允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話,並沒有看到賢重意味深長的笑容。







04. 終究是個夢

  結束了UP AND DOWN的錄製環節,已經是深夜。躺在墊子上,宥真根本無法睡覺,只要想到睡醒以後只會回到自己的家,又會跟金賢重形同陌路,宥真就覺得很不舒服。即使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現在的金賢重,可是至少現在還在他身旁,至少現在還可以看到他,至少現在二人的關係也沒有那麼尷尬,至少現在還可以跟他說說話。

  金宥真完全無法弄清楚現在的狀況,不要錯過?不要錯過什麼?現在的自己只是在做夢不是嗎?那麼不要錯過是指什麼呢?夢醒過後,她跟金賢重美其名也只是普通朋友,金賢重也即將結婚了不是嗎?而她已經錯過了,什麼也改變不了。

  宥真覺得腦海一片混亂,胡亂想著未來將會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在精神異常疲倦的情況下睡著了。



  《赤腳》在智異山的早上,男生們首先都醒過來了。金賢重拉開分隔房間的拉門,帶著溫柔的笑意看著還扯著被子蓋著頭在睡覺的金宥真。

  「Uie真的很累呢。」

  已經醒了的孝利揉了揉宥真的腦袋,又捏了捏宥真的包子臉,好笑的看了看緊皺著眉的金賢重。宥真順了順頭髮,撅著嘴爬了過來:
「姐姐啊!」

  「嘿嘿,這樣Uie才會醒來嘛!Uie昨晚還是在打呼嚕呢。」

  看著睡眼惺忪的宥真,孝利忍不住就想逗逗她。宥真無奈的回答:
「虎東哥哥打呼那麼大聲誰知道我有沒有打呼嚕啊!」

  「噗。」

  在拉門後面並沒有被宥真看到的金賢重聽到兩人的對話忍不住就笑了出來,宥真茫然的轉頭看著賢重,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躲了在被子下。

  「我先去梳洗了。」

  賢重找了個借口離開,嘴角的笑容還是無法平伏。

  「啊啊好丟人。」

  李孝利好笑的看著還駝鳥似的躲著的金宥真,再想了想金賢重的表現,瞬間明白了什麼似的挑了挑眉。



  洗潄以後,宥真跟著眾人向著水落瀑布走,可心思卻不在這兒。睡了一覺再次醒過來,自己還在這兒。是這個夢還有什麼想告訴自己嗎?宥真又想起了昨天答案書裡的那一句「不要錯過」,卻全然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是好。

  拍了拍臉頰打起精神,宥真赫然發現原來早早走在前方的金賢重,現在正走在她的身邊。

  對呢,金賢重一直都是這樣待在自己身邊,可是自己卻什麼都沒看到。就算金賢重把話說開了,自己也只是一味的逃避。自己到底把這個男人傷得有多深?垂下眼臉,宥真實在無法跟金賢重對視。

  接近水落瀑布,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宥真還是很感嘆瀑布的氣勢。看了看本來站在前方讓自己先進瀑布、後來卻又站到身後照顧自己的金賢重,宥真垂下了頭。

  自己到底受到了這個人多少的照顧?多少不問收穫的付出?即使現在只是拍攝了前幾期的《赤腳》,在海外在國內也受到了這個人的細心照料,就算是以後的拍攝這個人也是一直的在自己身邊。為什麼會為了所謂的事業而拒絕了這麼一個真心為自己好的人?不應錯過這個男人,不應錯過這段感情,這些都是不應該錯過的,可是因為自己的逃避,現在什麼也沒有了。

  在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一旦錯過就不會再擁有。





  茫然的跪在地上,金宥真呆呆的看著周圍。自己這又是在哪裡了啊喂?穿越劇她是拍過的,可是不代表她可以接受自己穿來穿去的啊!明明上一刻還在拍攝《赤腳》,現在她又是幹嘛跪在大馬路上了啦!

  抹去臉上的淚水,宥真這才發現有一個男人一直站在自己正前方看著自己。看到宥真抬頭看著自己卻依然一臉呆樣,金賢重嘆了口氣,看來自己這輩子是栽在這妞兒身上了。

  走到了宥真前面,金賢重扶起了她,用自己也沒發現的期待眼神看著金宥真:
「現在是我被妳拒絕了,妳在哭什麼?」

  金宥真困惑了,這沒錯是她最後一次拒絕金賢重的時候,她明明記得自己應該是哭完就走了的啊!怎麼現在金賢重又出現在自己面前了?所以說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了?她是在做夢還是什麼?

  金賢重看著明顯走神的金宥真,越加的無奈,抬起手抹了抹宥真臉上的淚痕:
「妳不說話,我就走了啊?」

  可金宥真還是呆呆的什麼話也沒說,金賢重突然很想笑,自己已經告白了三次,而金宥真三次也沒一刻猶疑的拒絕了自己,現在他還在期待什麼呢?他一直都知道金宥真也喜歡他,所以才會在拍攝時總是偷偷看著他。可是現實卻告訴他,即使他們互相喜歡,可是金宥真卻不願意跟他在一起。嘆了口氣,金賢重轉身離去。

  事實上金宥真聽到了金賢重的話,可是她還不明白自己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才沒有回答。看著金賢重離去的背影,宥真只覺得淚水又再次湧出來,明明以前是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的…或許該說因為當時她一刻也不遲疑的離開了,所以她並不知道金賢重一直都在看著她。

  原來,原來自己真的錯過了這麼多,金宥真很想抹去一臉的淚水,她也很想追上去捉著金賢重,她很想告訴金賢重她後悔了,她也很想告訴金賢重她想跟他在一起。可是金宥真動不了,無法動彈的她明白了,這終究也只是一場夢,一場回到了過去的夢,一場讓她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的夢。







05. 最後的最後

  金宥真再次醒來,總算是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躺在沙發上掩著臉,宥真的心情非常複雜。這些夢是想告訴她,她錯過了什麼嗎?她早就知道了,也早就後悔了,可現在還能怎麼樣?

  拿起電話打算看看現在的時間,卻沒想到電話裡除了百多則未讀訊息外,還有數十通未接來電。金宥真以為只是姐妹們擔心她才打來的電話,卻在其中看到一串很久沒接通過卻又很熟悉的電話號碼。

  想起了電視裡金賢重幸福的笑容,金宥真覺得自己怎樣也應該予以祝福。可撥通了金賢重的電話號碼後,宥真還是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當聽到電話那頭響起了等候接聽的鈴聲,金宥真突然很想關掉電話,自己現在是在幹什麼啊?接通了後可以說些什麼?又是想說什麼?自己根本還搞不清楚就打電話實在是太魯莽了!可是還沒行動起來,電話已經接通了。

  「喂?」

  聽到金賢重的聲音,金宥真突然很想哭出來。不對,眼淚早就已經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有多久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了?有多久沒有聽到他這麼溫柔的聲音了?金宥真啊金宥真,一切已經太遲了。

  還沒有說一句說話的宥真,雖然也很想掛掉電話,可是她又想起了那些夢,夢裡不是已經告訴了她一個答案嗎?叫她「不要錯過」,雖然她知道自己早就已經錯過了很多,可是現在的她至少還可以祝福金賢重不是嗎?

  金宥真還沒說話,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金賢重的嘆氣:
「……打開妳家門吧。」

  雖然滿腦子都是問號,金宥真還是乖乖走到玄關打開了門,沒想到門外站著一臉疲憊的金賢重:
「哥哥?」

  不同金宥真的錯愕,金賢重只是無奈,他是真的栽在這妞兒手上了。入伍的兩年不單沒有忘記她,還經常都會想起她,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的努力,想起她的倔強。退伍後也是一邊進行活動,一邊留意她的作品和動向。就連現在聯合她的姐妹設計她這種事也做出來了。

  在知道她終於承認自己的真心後他都不知多開心,連忙就把求婚視頻給發了出去,連忙就讓電視台把預先錄影的訪問給播放出去,可她呢?她居然在家裡睡覺!沒看那個求婚視頻而是在睡覺!當他知道後卻還是連忙趕來找她,他不想她再一次誤會,不想他們再一次錯過,他明明可以生氣的卻又在看到她滿臉淚水時什麼氣都消了。

  無奈的抱著金宥真抹乾她臉上的眼淚,金賢重已經說不出什麼情話來了:
「還要拒絕我嗎?」

  感受到懷裡人兒不住的搖頭,緊緊的回抱自己,金賢重總算笑了。



  整理好儀容,跟著金賢重到餐廳吃飯的金宥真,看到周遭人們羨慕又祝福的樣子,這才想起了自己根本沒有看完金賢重的訪問。聽到宥真的話,賢重瞪了她一眼:
「妳不是沒有看完,妳是根本沒看吧。」

  宥真撅著嘴,小聲的抱怨:
「我怎麼會知道你是說什麼啊…正常人看到都不想看下去吧……」

  「所以是我不應該用這個方法?」

  金賢重好笑的挑起了眉頭,害得金宥真都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是好。要不是金賢重的婚訊,自己恐怕也沒有接通電話的勇氣吧?

  眼看金宥真又不知胡思亂想到哪兒去,眼眶又紅著想哭的樣子,金賢重嘆了口氣:
「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了。」

  看到金賢重認真的樣子,金宥真知道說「對不起」也沒有什麼用處,可是只要一想到是自己的逃避令大家浪費了那麼多年,金宥真還是很想跟金賢重道歉。她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願意等她,就算這個男人真的要跟別人結婚,其實自己根本沒有資格說什麼話,可是這個男人並沒有。這個男人一直到她以為已經錯過了一切的時候,卻還是在原地等待著她,等待著她終於願意面對的一天。

  「哥哥,對不起,我愛你。」

  金宥真還是忍不住紅著眼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嘆著氣,揉揉宥真的頭髮,金賢重還是忍不住逗逗她:
「這麼多年還是那麼愛哭啊。」

  感覺到宥真捏著自己的衣服來擦臉,金賢重一時哭笑不得,但他還是很高興,很高興宥真想通了以後跟他那麼自然的相處,那麼自然的親近,就像他們沒有錯過一樣。

  飯後,金賢重駕著車子送宥真回家,在路上提出了見家長的打算,無視金宥真一臉的驚訝,也不想想他們兩個現在年紀都多大了。回到宥真的家,看著累得在車上睡著了,嘴角卻依然掛著笑容的宥真,金賢重才終於有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揉著頭髮,金宥真皺著眉爬了起床。

  自己現在又是在哪裡了?看著房間的裝潢,宥真慌亂的爬下床,不料卻被倒在床邊的白熊玩偶絆倒。

  「小心!」

  正要倒下時,腰間卻被男人的大手扶著。宥真呆滯的看著就睡在旁邊的金賢重,對方好笑的捏了捏宥真的鼻子:
「幹嘛?還沒睡醒嗎?」

  誠實的點了點頭,看著金賢重哭笑不得的樣子,宥真覺得腦海裡一片混亂,自己又是在做夢嗎?好像不是耶?

  皺著眉搖了搖頭,宥真扯過被子決定再睡一覺,只有睡醒了腦袋才會清醒過來。

  「宥真啊,妳這是在幹什麼?」

  金賢重哭笑不得的看著宥真決定再睡一覺的動作,自己的妻子怎麼就是這麼可愛?把躲在被子下的宥真抱進懷裡,賢重有些無奈:
「快點起床啦!今天可是妳的生日啊,昨天不是說了要早點出門去玩嗎?又忘記了啦?」

  聽到金賢重的話,宥真這才清醒過來,扯開被子抱住了金賢重,埋在對方的懷抱裡,悶悶的說:
「我作噩夢了。」

  那是一個很長的夢,或許不應該說是夢,應該把它稱為回憶。

  還好,最後什麼都沒有錯過。





FIN.
9922words










===
後話。

就是這篇文!
基本只寫了一天
可是修改卻花了五天!
甚至由原本的四章變成了五章!
足足多了二千多字啊娘親!

而且我會說這結局跟原本的結局根本不一樣嗎?
本來有一個BE是妞沒有接賢重的電話
在聽到賢重的聲音以後就切線了的(喂)
本來的結局是更玄幻的(?)
可是因為不知不覺在中間寫夢境的情節多了
所以我放棄了(躺平)

怎樣也好這篇文章在這裡完結了
現實的真賢CP的文章我還有一篇在準備
可是在那之前我一定要先把勝祖Uhey或者智厚Uhey的解決!
FIGHTING!!!(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